就爱小说 >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> 第169章 最佳结局之一
    “日复一日的生活在这里,你认为这里是世界中心,你坚信一切都永不会改变。但如果你离开一年、两年,当你回来时,一切都会改变。你会发现一切都物是人非,属于你的都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艾费多对多多说,这不是电影台词,生活比电影难多了,他让多多去罗马实现自己梦想。

    多多在听完艾费多一番话后,给《士兵和公主》故事续上了结局,多多说士兵之所以在第九十九天离开,是如果百天结束公主不遵守约定,那么士兵会心碎死,所以避免不心碎在第九十九天离开,并且还能让公主记得曾经有这么个人存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是企业级的理解,能看出多多是位极优秀的语文课代表,好好的一碗毒鸡汤,熬成了老鸡汤。

    “生活比电影难多了,是的生活太难了。”居伊无比赞同这句话。

    都说他新电影《恶趣味》很虐心,充斥着绝望,可他写剧本前,去法国93区访问许多性工作者,记录的真人真事改编,并且居伊还是选择不那么残酷的事例,真正残酷到底的连居伊都拍摄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世界上本来没有坏庄稼,也没有坏人,只有坏的庄稼人。”居伊默念阿让的话。

    居伊那边有点出神,而剧情是继续向前的,多多听从艾费多的建议,准备坐上火车去罗马,母亲和妹妹送行时非常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在送别时,艾费多告诉多多,“别写信回来,也别回头,不要想他们”,如果做不到,他不会让多多进屋。

    用华夏的一句老话来总结,要么荣归故里,要么客死他乡。

    多多登车离开,母亲和妹妹伤心挥手,但艾费多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坐着,他清楚不能流露出一点不舍,否则多多心中会有所牵挂。

    要说艾费多几乎算多多半个父亲,从小看着多多长大,并且多多还救过他性命,所以有多不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如果这段到此,其实也没问题,情绪各方面也十分饱满,然而名导就是会把情绪从十分推到十二分,姗姗来迟的神父跑来。

    镜头很明显,对准边跑边呼喊“多多”的神父,以及沉默像一块石头的艾费多,神父不舍呼喊多多的举动,相当于是艾费多内心的写实,多出神父出场让最后送别有人含笑,有人感到沉甸甸。

    在场的影评人们,很多都快速的写些什么,专业影评人看电影是要看三遍以上,并时刻记录,显然都感受到推动多多和艾费多的情绪纽带,设计精妙。

    剧情中回忆剧情结束,镜头转到火车上的中年多多身上,他从罗马又回到西西里上的老家,参加艾费多的葬礼。

    家中,母亲一直把他的房间保存得很好,那些书那些海报那些胶片,一切都和当初无异,仿佛又退到了电影院爆满,全镇人都一起看电影的时代。

    多多眼神充满追忆,最后目光落在与艾费多的合影上。

    多多打开了曾经拿在手上到处乱拍的摄影机,播放艾莲娜的影片,望着曾经的艾莲娜出了神。

    很明显也算是交代了前面的伏笔,电影开始睡觉的女人,基本确定只是随便耍耍,他三十年依旧忘不了年轻时喜欢的艾莲娜。

    第二天葬礼如期举行,幽幽的旋律一直存
第169章 最佳结局之一(第1/3页)